连云港山地车价格联盟

或许你也想一个人旅行

SpecialOnes 2018-06-20 09:04:35

陌生的旅程,伴随着未知与意外。


有过侃侃而谈,有过轻言细语。与不同的身份、对象,以不一样的姿态去交流我们之间的差异。每每提起,以大陆学生自居的身份,总能从人们一刹那的眼神变化中捕捉到些许不一样的情感变化。


来到台湾的前一天「繁华,却只是冰山一角」是我对台湾的初认知,经过十八天的体验与探索,冰山下的真面目慢慢在心里留下一个虚影,如影随形——黑胶唱片音乐旋律结束,从诚品出来的一刻,早已是预料中的心情沉重,却颇有几分意料之中的喜悦,仿佛对街景下的台湾,对每一个细节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我喜欢白巧克力,越甜越好,最好甜到发腻。


客厅里悠扬的咖啡厅音乐,五十多寸的大荧幕上播着《怪异孤儿院》,一个约乎十二三岁的腼腆男生慢慢走到我的沙发面前,挡住了我的视线,掰下一块巧克力递给我,一句话都没说,却让我欣喜若狂,在来台湾的第一个晚上就体会到如此人情味。陌生人之间的无声关怀,一种莫名其妙却又理所应当的温情。当然,我没有想到这人情味「苦到皱眉」,从来没吃过这么苦的巧克力!男孩又递了一块给旁边的小姐姐,瞥见他嘴角诡异的上扬,这恶作剧让我哭笑不得。


「台湾日本一家亲」的友善留言,没法让人感到一丝温情。


每到一家民宿或者青旅,总会习惯性地在睡前翻看留言簿,或用心写下只言片语,仿佛只有在这一刻才真正与世界产生某种交汇。在这里,来自世界不同角落的人留下了对未来的愿望,梦幻得有些让人情不自禁嘴角上扬。翻页片刻会瞥见不同的语言,韩语确实看不懂,但是看到日本人留下的用繁体中文写下台湾日本一家亲的扭曲字迹时,复杂而忧郁的情绪让人思绪飘荡。


游客中,很多时候日本人多于大陆人,台北松山机场据了解也大部分对日航线开放。想买票的话,无一例外点上几次「外籍游客」,在台北这座与北上广深相似的都市却生出异国他乡之感,一天的游览下来心里伴随着某种沉重心情,尤其是与日本街区大同小异的住宅区巷子。繁华,却只是冰山一角。这是我来台湾之前的初认知,繁华的含义不言自明,但我眼中的台北尽管有着中国最传统和精华的文化元素,但却讽刺地让人感到些许「格格不入」。





旅行的本质不是出发,而是离开






我离开了我最熟悉的生活,来到这里观察和体验他们的生活,聆听这个与我们看似隔离的岛屿有着怎么样的声音,即使它无时不刻在我耳旁提醒我:「你是外国人;出示你的护照;不同国家有着不同的文化和习俗」之云。大陆人,倘若不是暴发户,对于这类言辞都大多只能装作没听见罢了,也有些激进的非要争个你死我活。


原地跳表的计程车,让人敢怒而不敢言,尴尬地望望窗外的夜景,不知道司机是否会察觉每一次跳表时我无奈而忧郁的目光。他们说一个人的旅行,是在用诗人的在历史中旅行,我倒不敢自诩以诗人的心境在体会这次旅程,另一种生活罢了。可笑的是,人们理所当然地以为旅行能够让目的地成为我们将来的谈资,殊不知这种心理也只是当地人的饭后笑料罢了。


上一趟不知终点站的城市巴士,选一个舒适的靠窗座位,听一首随心而定的循环单曲,望一晚城市别致街景。




输12

零散记忆随着音乐风格的切换而唤醒,Ronald Jenkees ,7分钟的Guitar Sound 陪伴着漂浮不定的心,渴望陪伴又期冀着孤独的异道者。


昏暗无人的路灯下,无人问津却土狗乱吠的街道,每一秒都在刺激着人得中枢神经;长无尽头的隧道里,变速器没能让我更加舒适度过这漫长的过程,山地车的震动随着我的每一次踏动而加剧,远方的灯光却依旧无规律地闪烁着,在最暗的一段竟然没有一丝光线,我甚至无法辨识自己身在何处,但光与暗共存,最昏暗却也最安全,意味着没有任何车辆通行。


文明之都,不仅仅是台北。


在朋友圈戏谑般调侃自己七天里说的谢谢可能多于我在过去半年说的,台湾居民的言语中带着名为“谢谢”的后缀,却不仅仅体现在语言中,而是礼仪与行为的交融表现,在令人感到舒适之余有些不知所措,特别是对于一名陆客。令人惊诧的是店员之间、朋友之间却省下了这般礼仪,就事论事的严肃与满脸微笑的欢迎的强烈反差,应该是范式教育催生的结果。台大的微风吹拂在大理石围栏上的落叶,鸽子在草地上啄食却从不惧怕人类。捷运站的标语里没有过“请靠右站立”,但这似乎早已成为人们的共识,就好像大陆游客没素质一样毋庸置疑,尤其是操着一口粤语的广东人。

一如既往地嘲讽着社会里随处可见的弊端,却没真正思考现象背后的本质。



没有机车的台湾是不完整的。


西装革履,或是背心短裤。一首Intro AE 86, 静静在十字路口等待着。绿灯亮起,引擎轰鸣唤醒年轻人血液里的不羁与狂放,尤其是在没有行人与汽车的夜里,在昏暗灯光下独自与影子竞速。十字路口机车的轰鸣,是我对台北最深刻的印象,仿佛所有人能在这一刻稍微放下礼仪之道,以大马力的速度隐晦地表达这种生活在重压之下的宣泄。偶尔,也在阳光渐弱的下午骑着机车去海边,光影映射下的海水泛着不一样的波光,人们也往往只有在面对大海的时候,才能放下心中的琐事,闭上眼睛听听海浪的声音,听听自己的声音。


人们总还是害怕孤独的。


他们向往着宁静,心中总觉得如一潭清水般的平静才是活出了真我,才能褪下自己的种种伪装,却诚然不知道人本也是矛盾的集合体。无可厚非地,群居动物这个设定,是创世神铭刻在我们基因中的,只有这样人类才能生存至此;另一方面,生活在现代社会的我们,又时常憎恨因不能互相理解而生的对孤独的向往。喝下一杯酒,灭掉一根烟,继续笑脸迎人。在都市中生活的人们,灯红酒绿的社会生活让人们自以为脱离了孤独,但在狗吠无人烟的市郊阁楼下,我们同样无法真正解脱,除非我们能够面对真正的自己。


知道吗,你们活出了我心目中幸福的模样。


垦丁的元宝一家人,重新定义着我心目中的幸福家庭。没有丰富的物质享受,但是夫妻言语之间的幽默与自信,似乎让他们不仅仅局限于一个小城市里。“让咖啡给你带来活力满满的一天”,半年没有碰过咖啡的我,感受着国禄哥一杯现调卡布奇诺带来的感动,而慈欣姐则扮演着一个善于聆听的知性母亲形象,倾听着我的故事,分享的喜悦总能在眉宇之间触及。


看见台湾,湾湾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归属感。


从四九年到现在的三代人,到如今的这一代年轻人,“看见台湾”“发现台湾”这样的表述多少都是一种寻找着归属于出路的心理暗示。与第一、二代异乡人不同,他们是原生在台湾的台湾人,但却又不知从何寻找自己心中缺失的归属感,面对着时况愈下的台湾,扮演着悲情的一代年轻人。


比起阿里山的日出,我更喜欢诚品的灯光。


阿里山日出被称作台湾之光,而我心中的台湾之光却是诚品书店里恰到好处的灯光,照亮着一颗来自大陆的心。


无论是大陆人还是台湾人,总是喋喋不休地争论着两岸问题,更有甚者以高高在上的姿态俯视着对方,企图寻求一种最优化的手段「解决问题」,却忽略了问题背后的种种因缘。「民主与自由」是台湾最后的王牌,自诩拥有这张王牌就能得到国际支持与保护,想企图从形而上层面上保卫住自己的最后底线。


令人震撼的是,政党似乎有意识地淡化着台湾现实社会生活的种种衰落,一种唯心思潮席卷着此类的出版刊物,作家们总是侃侃而谈「失去民主与自由的民族是没有出路的」,却看不到那些连选择生存都没有的下层人民,他们的自由在哪里呢?台北近四十度的天气下,用电量再达高峰亮起红灯,每家每户都为此揪心,蔡小姐上任不到一年,绿能政策成为一纸空谈,我们来谈谈民主与自由!


每个人都想以文字或语言来表达对台湾问题的看法,而台湾的刊物出版自由确实令人惊叹,让一个来自大陆的学生重新认识了台湾视角下的大陆历史。


自知被看不见的墙所包围,但围墙只是为某些人所设,或说为当下的短暂安定所设,求真者自有飞越墙垣的本领,只是不同的现实状况与历史背景决定了如今我们了解的历史。


人生来是自由的,但却无处不身戴枷锁。


——《社会契约论》


不要让你的旅行仅仅成为回忆

而是让它融入你未来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