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山地车价格联盟

小鸣单车为什么会破产?揭开小鸣单车的破产内幕!

3158创业信息网 2018-06-20 09:08:41

共享单车大家都不陌生,在我们身边大街小巷都可以看到,我是身边有很多,比如:摩拜、哈罗、小黄车等等,但是最近一则“ 小鸣单车正式破产 无力退还70万用户押金”的事情炒得沸沸扬扬,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当初也算表现抢眼的小鸣单车这么会落到接近破产的地步呢?


去年小鸣单车前CEO陈宇莹表示过:“共享单车是非常烧钱的,它是一个重资产业;每一台车就750元,一个城市铺满可能就是5万台车。当时应该是可以弥补的,我们当时预测是到9月底可以把风波平息下去,但是9月中,酷奇、小蓝出事了,就造成挤兑。”

陈宇莹还曾表示, 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其实是成立的,但行业太混乱,大家恶性竞争,很多时候是免租金,导致没有好的现金流,使得押金方面的问题很多。


当初,小鸣单车大股东邓永豪为争取不愿意离开杭州的陈宇莹,专门为陈宇莹在杭州设立了杭州总部,保持双总部管理,供应链和财务等部门在广州,手机客户端开发等部门在杭州。

如今,当小鸣单车的缩减战略,准备将重心从一二线城市撤回,总部回归华南,作为职业经理人的陈宇莹的离职也很正常。

之所以陈宇莹离职如此低调, 陈宇莹的解释是,1,不想闹出大动静;2,保持团队平稳过渡。

小鸣单车这次爆发风波,原因是离职员工向小鸣单车讨要离职赔偿及10月的薪水,中间和广州总部的沟通出现了问题。陈宇莹也多次催促广州总部,但财务不在其手中,没办法控制。

陈宇莹透露,目前小鸣单车的纠纷在协调沟通解决之中,小鸣单车还在正常运营,各个城市车辆及运营人员都未撤离。

对此,陈宇莹说, 酷骑等单车倒下证明共享单车的神话在一二线城市没办法继续。当一辆车造价超过1000元,又很难收费时,怎么算财务模型都不好发展。


早前据一位张姓员工爆料,邓永豪将小鸣单车的用户押金挪用支付供应链,也就是凯路仕。凯路仕为小鸣单车硬件生产商,也是邓永豪担任法人、董事长的企业!

根据证券时报报道,去年6月,邓永豪曾对小鸣单车与凯路仕的关系做出回应,他说道:“凯路仕和小鸣单车一直没有业务往来,凯路仕做铝合金碳纤维的车子,跟小鸣单车不是一个档次。”

不过小鸣单车员工说:“小鸣单车所有订单都是出自凯路仕,没有任何招投标、供应商对比,也没有验收程序,纯属内部关联交易!”


小鸣单车代理律师表示,公司因包括公司高管、技术人员在内的员工未办理交接手续就离开了公司,目前公司管理瘫痪,停止运营,不存在专款专用即退即押和第三方监管的情况,原告不能强制被告再实施专款专用,也实施不了。

公司目前也难以掌握,提供如注册用户数量、押金申退等与庭审有关的资料和数据。

小鸣单车还表示,2017年突然引发的共享单车免押金骑乘现象,导致行业竞争激烈,用户大面积申请退押,造成公司资金缺口巨大,最终难以维持。

但共享单车作为新型行业,发展一个不断试错的过程,出现押金退换不及时的结果,是客观经营问题,不是恶意侵害消费者权益。


而从网上用户的反馈来看,2017年6月份开始,便不断传出小鸣单车押金难退的消息,当时小鸣单车给出的理由是技术升级带来的问题。后来,关于小鸣单车押金难推的媒体报道有多了起来,加之员工集体讨薪事情,也加深了人们的疑虑!

在膜拜和ofo的双重夹击之下,作为后来者的小鸣单车在一、二线城市的日子并不好过,加上后来政策收紧,小鸣单车开始将精力放在了三、四线城市,并且还推出了“电子围栏”!


然而,小鸣单车的转型之路并不顺利,。押金的问题还没解决,邓永豪就撒手不管了,他在去年11月初证实自己于6月退出了小鸣单车的项目,原因是共享单车的估值模型跟传统行业不一样,他的任务只是帮助其搭建好供应链。

从去年开始卡拉单车创始人林斌以借朋友29万元偿还用户押金结束创业之路;之后悟空单车创始人黄厚义也赔进去300多万,町町单车资金链断裂,创始人丁伟跑路!

纵观这几家企业,在共享单车领域属于末流,他们投入单车数量小,最多也就一千多辆,而且服务水平也较为落后,根本谈不上合格的创业。


风口不是谁都可以追的,风口指向是大投入、大资本、大规模,追不上风口的结果的致命的。卡拉单车、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陆陆续续先后离场已经奏响了共享单车大战即将落幕的序曲!小鸣单车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