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山地车价格联盟

第十八章 佛教的业力说

牧牛笔记 2018-06-20 09:17:59

第十八章 佛教的业力说

 

我们对自己的幸福快乐和痛苦忧恼负责自己创造自己的天堂自己挖掘自己的地狱自己是自己命运的设计师。

——那烂陀

 

(1)是道德因果规律轮回是其必然结果佛教的业与轮回相互关联。它们是佛法之根本。

在佛陀之前这两种学说早已流传于印度但是佛陀圆融完善地对此作了解说和规范。

什么原因造成人世间的不平等?

我们怎样解释这个不得安宁世界的不公平?

为什么有些人享尽荣华富贵聪明绝顶善德高尚身强力壮而另外一些人却贫困交加悲伤不堪?为什么有人一生下来就是百万富翁而又有人会穷困潦倒?为什么有人会是天生的神童而有人却痴呆愚昧?为什么有人生就赋有圣人的品德而有人具有犯罪的秉性?为什么有人在孩提的摇篮里就是语言学家、艺术家、数学家、音乐家?为什么有人会是天生的瞎子、聋子或畸形者?为什么有人享受到出生的青睐和恩赐而有人得到的却是诅咒?

所有这一切不平等要么有一决定之因要么没有如果没有的话不平等就纯粹是一种偶然现象。

一个有感有知之人绝不会认为这种不平等应归结于然的机会或绝对的偶然。

在这个世界上发生在任何一人身上的任何事都是其本人应得的。一般的说智力泛泛之辈不可能领会贯通其中真正的一因或多因。可见现报的不可见之因不一定是在今生今世所造作它可能被迫寻到前生前世或者更遥远的过去生生世世。在超意识或忆念前生的智慧帮助之下修证精妙高深的觉悟圣者可不可以看到肉眼无法看到的现象?佛教肯定了这一可能性。

绝大多数人把这种不平等归结于—个因即创世者的意愿。佛陀公开否定了作为宇宙第一因万能创世者的存在。

那么现代科学家又是如何来解释人类的不平等?

他们把自己完全封闭在有形的资料之中把不平等说成是由于化学和物理现象受遗传和环境的影响。

著名的生物学家乔里黑科勒写道:

“……有些基因控制肤色或高度和重量或生殖力和生命期或智商的高低或体形的大小。若不是全部但肯定绝大多数遗传性格是由基因控制的。至于智力方面的性质特别在错综复杂、微妙细小等方面更是难以找到证明也没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他们的遗传是由于身体性质上不同的机械作用。但是很明显它们也是遗传相续的。无论怎么说人性方面及身体方面的独特遗传是由我们在授精时就具有的一对基因碰撞的相互作用而产生的。”(2)

人们必须承认科学家们所揭示的一切化学物理现象是解决问题的部分工具。但是它们能独自产生存在于人与人之间甚小微妙的区别吗?一对宛若一人的双胞胎形貌相似继承了同一种基因得到了同等的生长条件但他们在脾气、智力、道德等方面则大相径庭。这又是为什么呢?

仅仅遗传不能解释如此的天壤之别。严格讲来与其说基因说明了大多数的不同点倒不如说它解释了一些相似点。这似乎更加合情合理。

一微尘化学物理菌体其直径被认为是大约三千万分之一英寸是由父母遗传而获得。这些只对人的一个小小部分作了一点说明即生理基础。但是遗传学的理论无法令人满意地解说世代倍受人们尊敬的家族出现了一个十恶不赦的罪犯、一个臭名昭著的家庭诞生了一个贤德圣人解释不了神童、天才和人类伟大精神导师的出现。

针对这一遗传学问题般莎卡弥博士在他的一部妙趣横生名为《转世》一书中写道:

“谈到菌体在遗传问题中所扮演的角色我们三番五次地重复说菌体本身只说明了一个人的小小部分它帮助解释生理方面的遗传但是它始终没有对道德和智力等方面作出解答从而留下一片空白。如果说它代表了一个人的全部那么人们就会期待在任何一个人身上找到其祖先和父母而不是其他任何人所表现出来的性格他的这种性格不能超越其父母所具备的全部范畴。不过我们发现邪恶之人出生于一个倍受人敬仰的家庭在社会上默默无闻的父母却生养了一个圣者。你也许会不期而一对双胞胎他们来自同一个菌体同一个时间同一种环境其中一人是天使而另一个却是魔鬼虽然说他们的生理外貌相近相似。天生神童的层出不穷足使遗传学说的理论家们头疼万分。在这些神童的家族里是否发现了一位能够解说他们的智力功能的祖先?他们超人的早熟如此使人惊诧不已。如果说天才非遗传而要加上祖先所缺乏的条件那么莫扎特、贝多芬、但丁并没有留下一生下来就是神童或天才的后裔因此我们将不得不作出这样的结论唯物主义在极为有限的范围内无法自圆其遗传学说。遗传没有十全十美地显现出所有一切许许多多的生理性质无法再生。在一个受到生理残缺笼罩下的家庭很多孩子有幸免除了潜伏于自身的恶习和病态虽然这些经常影响他们的子孙后代。另一方面心智迥异之人会出生于同一家庭(3)。许多有德有善的父母常常因习气恶劣的子女而痛心疾首。所以我们发现遗传和环境影响不是没有实现其自身的诺言就是回答了不是他们回答的问题。

根据佛教这种不平等不仅仅是遗传、环境的缘故‘先天或后天’而是由于业力的作用。也就是说这是过去继承的和现在行为的果报。我们对自己的幸福快乐和痛苦忧恼负责自己创造自己的天堂自己挖掘自己的地狱自已是自己命运的设计师。

 

不平等之因

轮跋是一位年轻的求道者被人世间存在的历历可数但又无法解释的不平等现象搞得迷惑不解。他来到佛陀跟前向佛陀提出这样的问题。

“世尊在人类有情中我们发现有的人长寿有的人短命有的人病魔缠身有的人健壮安康有的人丑恶有的人漂亮有的人弱不禁风有的人身强力壮有的人一贫如洗有的人家有万贯有的人出生低贱有的人出生高贵有的人愚昧无知有的人聪明智慧这是什么因缘?”

佛陀回答说:

“一切有情众生皆有自业以业为其果报以业为其生因以业为其亲依以业为其依。有情众生的贵贱是由自业来加以划分的。”(5)

接着他依因果规律解说了他们之间的差异。

若有众生伤害生命以打猎为生。双手沾满鲜血从事杀伤之业残害有情当他再获人生时因杀生之报即受短命。

若有众生远离杀戮放下屠刀慈悲一切众生再获人生时因戒杀之报即得长寿。

若有众生惯以拳头、瓦块、棍棒、刀剑伤害他人再获人生时百病缠身此乃损伤之报。

若有众生无害人之习再获人生时即得享受健康之乐此乃无害之报。

若有众生暴燥易怒常被微不足道之言激怒而大发雷霆嗔恚怨恨再获人生时面目狰狞此乃易怒之报。

若有众生不燥不怒不为阵阵诋毁声恼怒无恶意怨恨再获人生时相貌庄严此乃慈爱之报。

若有众生嫉妒成性看不惯他人的成功、荣誉和受到的尊敬深藏嫉恨于心再获人生时身体虚弱此乃嫉妒之报。

若有众生心胸豁达不嫉妒他人的获取随喜他人所受的尊敬和荣誉无嫉妒之心再获人生时精力充沛身强体壮此乃无嫉妒之报。

若有众生不善行布施再获人生时穷困潦倒此乃贪婪之报。

若有众生乐善布施再获人生时即得家富盈满此乃好施之报。

若有众生顽固不化骄傲自大不敬应敬之人再获人生时生于低贱之家此乃其恭高我慢无恭敬心之报。

若有众生恒顺众生谦虚待人尊敬应敬之人再获人生时生于高贵之家此乃谦虚恭敬之报。

若有众生不亲善知识和善德之人不求知何为善恶、对错应修非修应做非做何为自利自毁之事再获人生时愚昧无知此乃不善求好学之报。

至于这些行为及其行为果报的相应性读者也许会对格姆博士的以下这段短文产生兴趣。

“所有这些皆一展无余地显现了一种亲和规律死人在临终一瞬间这种亲和规律作为一调节系统攫取一种新的体。任何一个丧失慈悲残杀人类和牲畜之人其内心深处附有减短生命的趋向习惯他以缩短其他有情生命为满足甚至从中得到快乐。短暂生命的菌体具有同一性在其生命终结后在获取另一菌体之时就是这同一性给自己带来伤害。同样的此菌体自身带有一种演化而成为残破不全之形的能力在那些乐于残忍对待和毁坏伤害其它有倩之人身上寻找到一种亲和体。

“相貌丑陋之人自身就带有丑陋之形及其各种菌体的亲和体。正如发怒时的特征使一个人的脸部丑陋不堪。

“一个嫉妒成性吝惜傲慢之人他的身上带有不愿向他人布施轻看小瞧他人的习性。因此注定要进化为贫穷堕落至困境的菌体二者之间具有亲和性。

“当然正由于以上原因性别的改变才成为可能。

《长部》第二十一经中说乔皮诃原是释迦族的一个女儿死后升天而名乔皮克因为她生有厌恶女性之想而在自己心中发展了男性之想。(6)

当然啦我们出生时带有遗传的性格与此同时我们本具一种科学无能为力的内在功能力量。我们来自于父母是他们精卵细胞和合而构成了所谓的人身的核心部分。这种核心部分处于一种潜伏状态一直到具有潜在发育能力的组合体得到产生胚胎时所必须的业力的作用。因此业的力量是有情在怀孕时必不可少的因素。

累世而成的业力之流承接前一生所有经历在肉体和心智性格的构造方面它有时要比父母的遗传细胞起着更大的作用。

佛陀同其他人一样有他父母再生细胞和基因的遗传但是在其源远流长荣耀显赫的祖祖辈辈中没有一个能与他的相貌、道德、智慧相提并论者。佛陀自己曾说过他不是王族世家的后裔而是属于高尚的佛陀家族。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圣人他用自己的业力造就了自己的不可思议。

根据《三十二相经》(7)佛陀相貌庄严具足三十二伟人相这是他过去无数的功德果报。此经有条有理地解说了他获得如此相貌的功德因缘。

由此独特的事例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业力的流势不但可以影响我们的肉体器官而且也能使我们父母细胞和基因的潜在力产生不了任何作用。因此佛陀说:“我们为各自众业的继承者”此语寓意深远、奥妙无穷。

至于这些变化莫测的问题《殊胜论》写道:

“依不同的业力有情众生出生高低、贵贱、苦乐不等;不同的业力。有情个人的丑美身材的高低相貌的英俊和畸形不等;不同的业力有情众生世事的得失、善恶、毁誉和苦乐不等。

依业世界转依业众生住依业有情缚如辐附车轮。

依业得荣誉依业被束缚依业而毁损依业而为虐。

晓知业生诸因果言世间本无业。”(8)

因此从佛教的立场出发我们现在的精神、道德、智力、脾性的不同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我们自己过去、现在的行为及其习气所致。

 

非一切依业

业力是产生形形色色不等的主要原因。虽然佛教把这些不等差异归结于业的运作规律但是并不主张所有一切皆为业的作用。业力之说固然极为重要但是它只不过是佛教哲学所阐述的二十四种因缘(paccaya)之一。(9)

佛陀驳斥了‘一切苦乐无记之受皆由前业所定’的错误观点他说:

“若如此因前业人们将行凶、偷盗、邪淫、妄语、谤语、绮语贪、嗔、邪见那么把前业作为根本因素他们既没有希望也没有能力更没有必要奉行或戒除这等事情。

这段至关重要的经文反驳了一切物质现象和思想皆来源于过去业力的学说。如果说我们现在的生命完全由过去行为所造作或控制那么业的学说就与宿命论前生注定论或命中注定论等同无异了。一个人将没有自由来造就自己的现在和未来。果真如此意识的自由将会成为一种荒谬之谈生命象一台彻头彻尾的机械器具。我们是由操纵、主宰我们命运的万能上帝所创造或者说我们是由不可抗拒的业力构造它独立运作不受我们任何自由行为影响。它注定了我们的命运掌管我们的生命过程。从根本上说这两种学说是一模一样的所不同的仅是上帝和业两个用词的不同一方可轻而易举地被另一方所代替。因为这两种力量的最终运作方法都是相等的。

这是宿命论说不是佛教的业力学。

 

五次第运作规律

根据佛教在物质和精神领域有五种秩序和运作方法(nlyamas)。(11)

1.Utu--niyama--季节次第。无机物质的秩序即风雨的季节现象有规律的季节先后秩序季节性变化等刮风下雨的原因热量的特性等都归纳到这一类中。

2.Bija--niyama--种子次第。体或种子次第(有机物质秩序)稻种生稻谷甜味由柑和蜜以及其它一些水果的特别成份而来。细胞和基因的科学理论以及双胞胎相貌相似也许能归类在此。

3.Kamma—n5yama--业次第。行为因果秩序即善恶之行产生相应的善恶业。

正如水流其平面同样的一旦机缘成熟如是业决定生如是果但它不是以报答或惩罚的形式出现而是在它们中间有一种内在的因果关系。这种因果关系如同太阳和月亮各行其道自然而又必然。这就是业的果报原则。

在业业相聚的本身也有连续相接的原则。

丰富的经历多样的个性知识的积累等都不可磨灭地在去旧存新的意识中留下烙印。所有这些经历和性格在生生世世中迁移不息。或许由于时间的关系正如在儿童时代一样它们也许会被遗忘。神童或有特异功能的孩子没有受到启蒙教育之前就能言说多种不同的语言这些是业力相续原则上值得重视的例证。

4.Dhamma--niyama--法次第。法规即菩萨最后一生中诞生时的自然现象万有引力以及其它同样的自然法规善美的原因等这些也许能放在这一类中。

5.Citta--niyama--意识或精神次第即意识思惟过程、意识的形成、心念的力包括心的感应、心的超越、往事的忆想、心的预感、神奇的听力和超人的视力他心通等现代科学无法解释的心智方面的现象。

每一思想或心理现象都可以用此包罗万象的五种次第或运作方式来加以说明。此五种次第本身就是一种规律。业力之说只是这其中的一种同其它自然规律一样它们无须有制定规律者。

在此五种次第中。有机物质次第无机物质次第以及自然规律的次第多多少少有一点机械的形式虽然它们也可能被人类的天才创造力和心力驾驭。例如火焰一般都燃烧至冷则结冰但是有人平安无恙地在烈火上行走或赤身裸体地在喜玛拉雅山的冰天雪地里参禅打坐。

园艺家用鲜花和水果创造出不可思议的奇迹。瑜伽师腾云驾雾。心理规律也同样是机械的。但是佛教的修习目的在于以正确的见解和纯洁的意念把握住自心。业力的规律相当程度上说也是自行其事当业的力量极其强大时人对其必然结果也只能束手无策即使他想加以改变。但是此正确的知见和善美的意念在很大程度上能成就和规化未来。持续不断的善业能消除化解恶业的果报。

业的规律当然是相当错综复杂只有佛陀才能圆满地明白其运作。佛教的最终目的就在于彻底地消除业的存在。

佛陀在《增支部》中说业的果报(kamma--vipaka)为四不可思议之一。(12)


[注]

(1)巴利语-kamma;梵语-Karma。

(2)《生命之流》16页。

(3)“有关莎士比亚”英格萦弥写道:“他的父母皆不会听或写他生长在一个无知的小村庄里。”    (4)“人类的不平等来自于两个方面的原因自然和教育。”J.B.S.哈尔Y《人类的不平等》23页。

(5)《中部》第三品135经《鹦鹉经》202页。那先比丘回答了那兰陀王提出的同一个问题。参见沃沦《佛教在传译中》214页。

(6)《佛陀的教法》191页。

(7)《长部》第三品第三十经142页。

(8)第65页;《阐述》第一卷87-88页。

(9)见《哲学概要》191-192页;那兰陀长老《阿毗达摩手册》367。

(10)《增支部》第一品173页;英译《增支部》第一品157页。

(11)《Abhidhammavatara》54页;C.A.F.罗斯戴维斯《佛教》119页。

(12)见英译《增支部》第二品90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