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山地车价格联盟

克什克腾旗之初探百岔川岩画

老司机撸自驾游 2018-06-20 10:29:52

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我完成了我的第七次克什克腾旗自驾之旅。这次从北京出发,为期3.5天行程1430km的出行,主要是为了探访克旗境内的小众风景——百岔川岩画。五一期间,内蒙的草原才刚刚返青,还远未到旅游旺季,所以一路的交通食宿都非常顺利,也算错峰出行的好选择了。


路线:

Day1,北京市-太仆寺旗,360km;

Day2,太仆寺旗-石条山-达达线-黄岗梁-热阿线-热水塘,370km;

Day3,热水塘-阁老营子(鹿王图岩画)-赤峰市,240km;

Day4,赤峰市-康宁寺(美林谷)-北京市,460km。


第一天,北京市-太仆寺旗,360km

今天是五一假期前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趁多数人还没放假,趁G6出京还不是那么堵车,中午1点左右,欢快的粗发了。G6在居庸关到八达岭这一传统堵车路段,还是开的很慢,还好不是很长,忍忍就过去了。两个“毛孩子”在车后排地板上睡得昏天黑地,车子走走停停,就好像为它们哼唱的“摇篮曲”。

沿着京藏高速-张石高速-锡张高速,晚上7点左右,顺利到达太仆寺旗宝昌镇。晚饭的保留节目自然又是村姑铁锅焖面。

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来了,老板认出了我,和我闲聊了一会儿。他说随着锡张高速的贯通,现在很多游客直接开到锡林浩特那边去旅游了,这两年太旗的生意不如前几年好了。我说,太旗离北京距离近,相信会有更多游客来的,至少我每次路过宝昌都会来光顾的,你记得有外地游客来吃饭时,你一定要稍微少放点儿盐,城里人口味淡!


第二天,太仆寺旗-石条山-达达线-黄岗梁-热阿线-热水塘,370km

上午醒来,望向窗外,宝昌镇被笼罩在轻度的沙尘暴中。

宝昌镇西面不远,有一处很有代表性的火山岩柱状节理景观——石条山

具体位置:在宝昌镇中心解放大街的十字路向西3km左右,在一个大路口向右转,沿大路向西北方向前进约2.8km,这时右手边有一个村子(老牛地村),村后的山包就是石条山了。导航可以搜索“石条山”或者“老牛地”。此景观免费。

但是恰逢沙尘暴,能见度较低,我瞪大了眼睛才发现石条山。

在老牛地村口下路,沿着曲折颠簸的碎石土路,渐渐接近石条山。

石条山属于火山成因的柱状节理,它是指比较均质的岩浆在冷凝过程中,由于均匀的冷却、收缩而裂开呈规则六边、五边形的裂缝,从景观意义上一般称为火山岩石柱。一般认为它与冷却面上等距离收缩中心发育有关。如此有特点的山体外形,若是在晴天,远远的便可看到。而今天,我却差点没有找到它。

渐渐的,离它近了,看的越来越真切。前面没有了路,把车停在山坡上,最后几百米走上去。

很快就走到石条山跟前,这山实在是太有型了。

山体并不高,如果体力好,可以一直爬到最顶端。下图里山顶就有位游人。

在山脚下,仔细端详这些石柱,笔直,挺拔,也很有层次。

据资料介绍,太仆寺旗火山岩的形成时代大约在晚侏罗世,部分潜火山岩年龄偏新,可能一直延续到早白垩世。石条山的这些柱状节理纪录了距今约1亿5千万年前的岩浆事件。

渐渐的,沙尘散了,天空透亮了许多。大家纷纷在洒满火山碎石的山坡上留影。

我也随手捡了几块火山石,带回北京留作纪念。这里的火山石,以酸性岩为主。酸性岩是指二氧化硅含量大于65%的岩浆岩,特点是铁、镁、钙含量较低,暗色矿物含量较少,颜色多为灰白。主要由石英、钾长石、酸性斜长石和白云母及少量黑云母、角闪石组成。

最后,贴几张无人机视角的画面,带我们一览石条山的全貌。


原来石条山顶是马蹄形的,中间坍塌的部分向外辐射出一条火山石带,洒落在山坡上。


从正上方俯视:


向西南方向俯视老牛地村。画面上方的道路就是地图上的大路。

离开石条山,原路回到宝昌镇,然后沿锡张高速向北,在桑干达来向东接入省际大通道S105。这时渐渐远离了草原,进入了浑善达克沙地。

沿S105一直向东,直到G16丹锡高速交叉口。由于再往前S105断路施工(改建为G16高速),所以在这里所有车辆转入G16向西北方向绕行,在罕达罕收费站驶出高速,紧接着在贡格尔互通转入达达线,向北深入贡格尔草原。

这个季节的草原,刚刚开始返青,一路没有游客。

天越来越晴朗,朵朵白云在天上翻滚。道路两边立着警告牌,严禁开车进入草原。近年,这段达达线已经发生过好几起游客开车下路被牧民重罚的纠纷了。

在白音敖包中石油加油站向东拐,进入铁粉联络线。很快就到了黄岗梁林区。黄岗梁地区虽然在大兴安岭的最南端,却是大兴安岭的最高点(海拔2029米)。它集山地、丘陵、森林、沙地、河谷、湖泊、草原等多种地形地貌于一体。

之前虽已来过黄岗梁多次,但这是第一次带着无人机来,必然要把无人机拿出来飞一飞。

这段路两边都是树林,铁粉线公路从中蜿蜒而过。

飞着飞着,越来越低,越玩越悬。终于,操作不熟练的我,让飞机一头撞上了路边的树梢。

无人机在树林里一阵噼里啪啦,削断若干树枝以后,挂在了离地大概四米的树枝上。

拿起一根长树枝,把无人机捅了下来。仔细检查了一通,完全没损伤。原来这个季节的树枝都很干脆,螺旋桨一打就断,所以没有带来实质性的伤害。真是太幸运了。时间不早了,“大难不死”的我赶紧继续上路了。


接入热阿线向南,天色渐晚。

驶过很黑村村口时,落日余晖。

天黑前进入热水塘镇。小镇现在越来越繁华了,餐饮商铺比几年前多了很多。

除了羊肉串,再来一份蒙古锅茶。蒙古锅茶,先用传统方法将奶茶熬好,然后加入风干肉、奶酪、奶皮子、奶豆腐、炒米、黄油混在一起,边煮边吃。越往后炒米和奶豆腐泡的越软,味道口感越好。


第三天,热水塘-阁老营子(鹿王图岩画)-赤峰市,240km

出了热水塘沿G303向东,然后在林西向南拐入S204,然后跨过正在施工的G16高速、G306和西拉木伦河,接入万黄线。从这里开始,沿着万黄线,就是在百岔河谷中逆流而上了。百岔河,又叫白查河、白岔河、百岔川,发源于内蒙古和河北交界的七老图山脉(乌兰布统东面),在万合永镇汇入西拉木伦河,总长大约140km。

据资料介绍,在百岔河中下游地区,上自昌义乡板石房子、河落沟门(原旗扎萨克驻地、康熙皇帝曾驻跸于此),下至万合永乡广义、大河隆、二地、阁老营子,大约60多km的河岸岩壁上,凿刻绘画有9处48组200余幅岩画。因此,百岔河两岸又有“百里画廊”之称。百岔岩画起源于新石器时代6000多年以前,止于1000多年前的辽代。其中最著名的《鹿王图》在万合永镇阁老营子。《鹿王图》被埋藏在距阁老营子200多米的后山中的沙堆下,整幅图高3米,宽3米,画中的鹿王身长60多厘米,身高30多厘米,鹿角长50多厘米,体态健壮,昂首而立。围在鹿王身边大大小小的鹿有十五六只,或立或奔,神态各异,栩栩如生。

就凭着上面的这一段话,我开始了我的《鹿王图》探寻之旅。至于这个岩画什么样子,网上完全搜不到图片。

接入万黄线后,水泥路面比较窄,但也平坦。此时天下起了蒙蒙细雨。导航到阁老营子,环顾四周,看不到哪里有岩画的可能。问了一位老乡,他也只给我说了大概的方向。于是开进村边的土石路,向村北的大沙山开去。

没走多远,被路边一只散养的小驴拦住了去路。它围着我的车蹦跶了两圈,时而用前腿踏上后尾杠,时而在车前撒欢跳舞。

欣赏完它的表演,我继续前行。百岔河此时此地已经完全干涸。

开车跨过河床后就没了路。把车停在岸边的田垄上,下车冒雨搜寻岩画的踪迹。

爬上沙山,先向西搜寻,山包上有不少深色的岩石,但是怎么看也看不出岩画的痕迹。于是返回停车点,向东搜寻。走了一段还是没有发现岩画,正在郁闷之际,我想起网上的一句话:“《鹿王图》埋藏在沙山中,之前几次文物考察都没有发现,直到一天下大雨将其冲刷了出来。”于是环顾四周,发现一处山坡上有个缺口,缺口里面有一片深色的岩石裸露了出来。

爬到这片岩石跟前,确实是大概3米*3米的一片,不过岩石被雨水浸湿,看不到鹿王的踪影。仔细辨认,在中间岩石的右下角,居然有只小鹿的形象!

这个时候,雨停了,小风四起,岩石表面的水分迅速蒸发。很快,岩石中央浮现出一只大鹿!长长的鹿角,完全符合网上的文字描述。

风继续吹。很快,岩石表面的水渍基本消失了。周围岩石上的图案都完全显现出来。

这岩画,痕迹不是很深,如果天气太干燥光照太强的时候,不会显示的很清楚;但是如果雨水很大完全浸透时也看不出来。雨后潮湿的状态最容易显现,幸运如我。

其实这块岩画周围已经拉了一圈铁丝网,这就表示了它的与众不同。不过尊为全国文物保护单位,只是这么稀稀拉拉的几根铁丝,确实也太不起眼了。

想起在停车点旁边的沙山上,也有一处岩石被铁丝网所围,看来那里必然也有岩画。于是走回停车点,爬到跟前一看,果然。

水渍蒸发后的岩石上也有图案!

不过这里的图案不是鹿,也不是其他动物,而是一些特别图案。

本想沿着万黄线向南,顺着百岔河谷一路探访,怎奈在阁老营子的探寻花费了太多的时间和体力,天色已晚加上此时天空又开始下雨,我只好放弃河谷后面的路程,转向G306直奔赤峰市区而去。

刚离开阁老营子,天上的雨点就变成了泥点。不过我还是要谢谢老天爷,给了我一个时间窗口让我看到了《鹿王图》、拍到了《鹿王图》。因为之前在网上找不到这幅岩画的图片,希望我的照片可以给大家带来方便。


最后,发一张阁老营子岩画的位置图。

离开百岔河谷,在沿着G306去赤峰的路上,看到路边的大沙山有不少很深很长的被水冲刷出来的沟壑,有的还很壮观。

傍晚到达赤峰,品尝了特色美食。

下图是“对夹”。对夹是赤峰的特色食品,用一定比例的油水和面,外用小米面或糜子面擦稣,并涂以酥油,食前火烤片刻既成,内夹熏肉,外焦里嫩。不过熏肉有点咸,相比之下,我还是觉得驴肉火烧更好吃。

奶嚼口拌炒米。奶嚼口是新鲜牛奶静置形成凝结乳,其中上层稠性的、乳黄色的叫奶嚼口,其实就是酸奶油。冰冰凉的奶嚼口拌上脱壳炒熟的糜子,清凉酸甜,香脆可口。


奶嚼口和其他一些奶制品,如奶酪、奶豆腐。


第四天,赤峰市-康宁寺(美林谷)-北京市,460km

今天的路线非常简单,沿着G45高速一路回京。不过在这晴朗的天气里,直接回家心有不甘,于是半路拐入美林谷,参观了一下康宁寺。

康宁寺始建于元朝,距今已有700余年历史。元世祖忽必烈理朝年间,萨迦五祖八思巴在北京、内蒙、沈阳、宁夏等地兴建700余座庙宇,康宁寺亦属其中一座萨迦派重要庙宇。文革期间寺庙主体遭到严重损毁。2011年康宁寺作为重点文物,由美林控股集团复建于美林谷运动休闲度假区内。

复建后的康宁寺,是国内少有的集藏汉蒙文化为一体的寺院。占地面积共100余亩,建筑面积近5000平米。包含大雄宝殿、观音殿、地藏殿、护法殿、藏经阁、原旧寺密法殿古迹、闭关中心等。殿内供奉释迦牟尼佛、阿弥陀佛、药师佛、文殊菩萨、绿度母、观世音菩萨、地藏王菩萨、时轮金刚坛城、各大本尊上师护法、财神等佛像100余尊。其中最大的释迦牟尼佛总高9米,阿弥陀佛等佛像总高6米。藏经阁内藏有藏汉大藏经、各大祖师的卷集三万多件。

无人机俯瞰美林谷。

节假日的最后一天,回京的路上总不会一帆风顺的,京承高速在怀柔密云都有事故发生。

在朋友的指导下,绕行密古路,节约了很多时间。晚上八点半,顺利到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