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山地车价格联盟

边关军娃琳琳,永远5岁

军事故事会杂志 2018-06-20 08:43:46





★边关故事★


凤凰山下的坟茔


张立江




站在泰山之顶眺望,总觉得眼前的一座座大山里有很多的秘密,否则疯长的树木为何拼命遮掩她的容颜,让你随着云雾绕山而行去远方。


这个远方叫萝北,它只是黑龙江省东部的一个边陲小县城,一个不通火车的小地方,离佳木斯还有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在萝北县城的不远处有一座不是很高的山,当地人给它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凤凰山。


站在名山之顶,总有一种东西扯出绵长的思绪,让我清楚地忆起凤凰山5月的风景,它的5月没有脚下名山满眼盛开的山花,却有如同版画般的几道残雪,上面风起的落叶飞撞着滑落到山谷,将山下那条细长的雪路染成了灰色。


十多年前,我就是在这样的一个季节,带着一种神秘的感觉,与一位边防军人的妻子一起,走在这座凤凰山的脚下。那时的心情与这里5月的气候一样,沉重得都能听到脚下碾死枯叶的声音。


这位军人的妻子叫杨敏。那天,她带我来到了凤凰山的脚下,寻找一座小小的坟茔。然而,这座小小的坟茔已被厚厚的落叶淹没了,如果没有坟前那个细长的小木碑,在荒凉的山谷里很难发现这座坟茔。杨敏还是很快找到了它,她蹲下来拨开厚厚的落叶,捧起一把黝黑的沙土,轻轻地撒在坟头上。她的手微颤了一下,很快,周围的一切在她眼中便模糊不清了……


1991年的冬天,杨敏第一次从辽宁省北宁市来边防探亲,当时丈夫秦国忠还是某边防连的一名指导员。杨敏下了长途客车,眼前只见皑皑的雪山,却不见秦国忠的踪影,一串委屈的泪水哗地便涌了出来。她哆嗦着站在那里等了一个多小时,已经成了雪人,还不见秦国忠的身影。委屈的她想当晚就返回北宁,可这里一天只有一趟返程的长途客车,无奈之下,她只好踏着厚厚的积雪,沿着山路去找部队。


杨敏来部队前给秦国忠发了一封电报,可这里交通闭塞,人和电报前后脚一起到了部队。秦国忠接到电报就往县城赶,没想到在弥漫的风雪路上看到了雪人般的妻子,他一把将杨敏抱在怀里,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杨敏虽然没有埋怨秦国忠,但她的心好像被扔在了遥远而荒凉的雪山之中,那几天她总是心事重重的样子,经常独自一人在雪地里徘徊。有一天,她看见一个留着羊角辫的小女孩儿在雪地里堆着雪人,她走过去抱起小女孩儿问:“你叫什么名字?几岁啦?”


小女孩儿露出两个甜甜的小酒窝说:“阿姨,我叫琳琳,今年5岁。”


望着小女孩儿冻得通红的小手,杨敏心疼地在手里焐了又焐。然而,小女孩儿冰凉的小手让她的心被什么东西扯了一下,心想,难道这就是我们没出生孩子的未来吗?


心里极度矛盾的杨敏,在边防连队的家属院里住了一个多星期。这期间,她还是常能看见琳琳一个人在雪地里滚着雪球。每次她都会情不自禁地走过去,静静地站在那里看着活泼可爱的琳琳。她不敢走近这样一个天真的孩子,她怕自己的心情破坏了眼前这个童话般的世界。在杨敏离开部队的前一天,傍晚,天空飘着好大的雪花。她终于忍不住走近了琳琳,和琳琳一起堆起了一个大雪人。琳琳觉得雪人身上好像缺了什么东西,望着杨敏问:“阿姨,雪人怎么不上学?”杨敏知道琳琳把雪人当成自己了,琳琳心里一定很想上学去。她心里一热,用树叶在雪人的身上做了一个书包,还在雪人的大肚子上写道:琳琳去上学啦!


她没想到琳琳看到后,高兴得又蹦又跳,还不时地在雪地里打着滚,这个情景也成了杨敏在边防部队印象最深的一件事。


杨敏从边防回来的第二年,秦国忠探亲回到家。一次,秦国忠去幼儿园接杨敏下班,在幼儿园里望着打滑梯的孩子,他自言自语地说:“如果边防的孩子能有这样的生活环境,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唉,前几年,上级给我们团派来的一位幼儿教师,到了边防整天和孩子一样哭鼻子,只干了一年多就调走了。如果她不走,孙连长的女儿也不会死。”


杨敏听到这里,“腾”地从自行车后座跳了下来,拉住丈夫问:“是那个叫琳琳的小女孩儿吗?”


秦国忠差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看妻子惊愕的眼睛,他不知所措地点了点头。


杨敏从边防回来不久,小琳琳就出事了。小琳琳的父亲在一线连队,一个月也回不了几次家,她的母亲在镇里上班,平时就把小琳琳一个人锁在家里。小琳琳一人在家没什么好玩的,翻出了家里的几个药瓶,倒出几粒药片,用舌头舔了舔,挺甜,以为是糖块,就放进了嘴里。当母亲赶回家的时候,小琳琳已经口吐白沫不省人事了。母亲抱着她,疯了一样往镇里的医院跑,但没等到医院,小琳琳就没有了呼吸。那年,可爱的小琳琳在世上才活了五个年头,就把自己的生命永远留在了祖国的边陲哨卡。


那天,杨敏回到家后,一口饭也没吃,躺在床上偷偷地一个人流泪。小琳琳活泼可爱的身影已经充满了她的脑海,她失眠了。





不久,杨敏随军来到了边防。


杨敏是个办事利索的人,来到边防没有多长时间,就按自己的想法把没人看的孩子管了起来。一天,她和孩子们堆了一个很大的雪人,还在雪人的头上扎了两根又粗又长的辫子,让雪人背上了书包。她站在雪人前好一会儿,用手指头在雪人的脸上点了两个小酒窝,还在雪人的大肚子上写了6个字:琳琳上学去啦!孩子们看看雪人,又看看杨敏问:“阿姨,琳琳是谁?”杨敏抱过一个小女孩儿,用嘶哑的声音说:“琳琳是阿姨的女儿。” 


1994年,边防团正式组建了幼儿园,杨敏担任了幼儿园园长。这一年,两名受过幼师培训的军嫂也随军来到了边防。她们在经费不足的情况下,一起动手制作教具,自己掏钱买来幼儿书籍,杨敏还把家里的电子琴搬到了幼儿园。为了改变过去对孩子只“看”不“教”的现象,让孩子们学到更多的知识,在杨敏的带动下,三人一起研究探讨了幼儿教学的技巧,还自费报名参加了地方组织的函授学习,整天忙到很晚才回家。


秦国忠知道妻子是急性子,劝她不能一口吃个胖子。杨敏心里能不急嘛,她看到边防的干部三天两头从一线连队跑回来看孩子,有的不放心,还把孩子带到了一线连队。杨敏心里清楚,小琳琳的事件在他们心里留下了太深的阴影。


秦国忠不能不佩服妻子,全团组织的八一文艺演出,孩子们的乐器演奏、舞蹈、唱歌、绘画等表演赢得了全团官兵的阵阵掌声。看着孩子们一天天的成长进步,边防一线的干部们心里踏实了。演出的第二天,一些基层干部也把拴在裤腰带上的孩子送到了幼儿园,连刚满月的孩子也送来了。那些上了小学的孩子,放了学也来到幼儿园等父母下班。杨敏看在眼里,心里的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


别看杨敏的外表显得很刚强,其实她和平常女人一样有柔弱的一面。她不但要照顾孩子,还要照顾婆婆。为了让秦国忠在边防踏实地工作,她随军不到两年,就从辽宁老家把婆婆接到了部队。1999年,秦国忠去南京陆军指挥学院进修,她每天下班后,回到40多平方米的小屋,望着患病在床的婆婆,感到真有些支持不住了。她拿起笔给秦国忠写信,可话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落不到纸上。粗心的秦国忠放假回到家,看到妻子瘦得眼圈都黑了,他心酸了,翻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杨敏回家后望着满桌的饭菜,温暖的泪水“吧嗒吧嗒”地打在了饭桌上——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


秦国忠一直弄不清楚是什么力量促使妻子留在了边防,而且,这个倔强的妻子还要拿边防的孩子与城里的孩子比个高低。这些年,她培养出的孩子,有的被人称为“速算神童”,有的进了市里的重点中学,还有的在省市各种竞赛中拿到好的名次。这一切的一切,他都看到眼里喜在心上。有一天,秦国忠告诉杨敏一个好消息,他要到市里的人武部任政委,可以带着她去城里生活了。然而,那天,杨敏却决定留在这里不走了。秦国忠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杨敏不是一直渴望能和他“厮守”一起嘛,今天这是怎么了?


当天傍晚,杨敏带着秦国忠一起来到凤凰山的脚下,伫立在那小小的坟茔前,秦国忠听到妻子说:“琳琳,我若是能早几年来这里,这里又该是怎样的风景呢?”


秦国忠的心里,仿佛突然间开出了一朵小小的花。他随着妻子慢慢地蹲了下来,捧起一把黑土,轻轻撒在了坟茔上。他觉得眼前这座坟茔就是一座英雄的纪念碑,至于上面的碑文记录的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些碑文已经镌刻在了人们的心里。


【图片来自网络】


本文原载《军事故事会》2015年第10期


主编:丁晓平

编辑:宋   玮   申思萌   宋园园   李  果

插图:李   丛



关于我们


中国唯一军事故事期刊

讲述咱当兵的人自己的故事

投稿邮箱  junshigushi@sina.com


敬请订阅/邮购   欢迎投稿/荐稿

邮发代号:82-772


本刊还有少量2015年期刊,欲购从速!


本刊地址

北京市地安门西大街40号

《军事故事会》编辑部  收

邮编:100035

电话:010-66733746

军线:0201-733746


更多精彩,敬请期待

转载请注明来源军事故事会杂志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