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山地车价格联盟

“木牛流马”与“自行车”(附对“共享单车”运作失败的看法)

马骏传统文化溯源 2018-06-20 08:55:54

“木牛流马”与“自行车”(附对“共享单车”运作失败的看法

 

人们对事物的描述经常是会将其歪曲的,当然不都是有什么恶意。人们对于很多事物的错误的描述有时也是很浪漫、很理想化的,甚至是很好地表达了人们夸大了的惊讶和愿望。

 

比如“自行车”就是这样的。没有外力,“自行车”是不会“自行”运动的。但是,由于它非常简单、巧妙地使人们大幅度地减少了阻力的困扰,方便了人们的运输和行动,它仅以其巧妙的机械功能就使人们能用同样的、甚至是少得多的时间和体力就可以获得更快的速度、运送更多的物品、到达更远的地方,所以,人们便夸张地称它为“自行车”。如同“木牛流马”不是赶一鞭子就能自己走一样,“自行车”也不能自己行走,但是,它可以使人用同样的时间和体力做更多的事情,或者说做同样的事情消耗很少的时间和体力。因此,明明是脚踏车,可是人们却愿意称之为“自行车”,因为这样更能表达人们内心的感受和愿望。

 

我们很多人都会骑自行车。我们大家都知道,自行车运行得越快一些我们就越容易操控、越容易掌握平衡,自行车也越不容易倒;自行车运行得越慢我们就越不容易操控、越不容易掌握平衡,自行车也越容易倒。这体现的就是“自身重力平衡转换学”的原理。自行车的正常运行是以自行车车轮(尤其是前轮)与地面接触的点(动态的)为中心的、以“自身重力平衡转换”方式进行的、保持动态平衡状态为基础进行的。

 

有关自行车运行的直接动力来源问题,我对于现代流行的解释是有不同看法的。

 

从表面上看,行车运行的动力来源似乎就是骑自行车的人腿部肌肉运动所做的功,就好像摩托车的动力直接来源于运转的发动机一样。其实则不然,我认为这是由于人们粗枝大叶地想当然,从而导致了人们对于事物的运动观察得不认真、不连贯,分析得不仔细,进而造成了人们认识事物运动过程中的环节缺失。只有将人体固定在自行车上时,自行车运动的直接动力来源才会是腿部肌肉运动,但是,那却是另一种情况了。

 

为了启动摩托车的发动机,我们需要用脚踩踏打火的方式。发动机启动了之后(勉强相当于前面所说的获得“第一桶金”),随着油料的消耗,连续运转起来的发动机输出的动力才是摩托车运行的直接动力。在此条件下,人才可以驾驶摩托车。

 

骑自行车肯定要腿部肌肉用力蹬,但是,这个过程的作用与启动摩托车发动机时的用脚踩踏打火的作用是一样的,它只是一个前奏,而不是直接动力。腿部肌肉用力蹬所完成的是能量的转换。使自行车运动的直接动力来源一般来讲是人的部分或者全部自身重力。

 

有时为了加速或者上坡,人会站立起来以全部体重压向脚蹬子,此时研究自行车的直接动力来源最为恰当。这个时候,明显体现了腿部肌肉用力的作用就是使人体重心升高以获得足够的势能,人再以自身重力驱动脚蹬子运动(相当于摩托车发动机启动之后的作用),从而使自行车进行运动。

 

结论是,自行车运行的直接动力来源于人的自身重力而不是腿部肌肉的运动,就如同摩托车的直接动力来源于发动机而不是脚踩踏打火或者用电打火一样。只不过摩托车发动机启动之后就可以连续运转了,而骑自行车却需要人一次又一次连续不断地“启动发动机”,相当于“上帝一次又一次地去推”。摩托车发动机运转消耗的是汽油,自行车行进消耗的是人的体力。而在水平的平坦的路面上,骑自行车一旦达到一定的速度,拥有了一定的向前的“惯性”(严格点叫“类似惯性”)之后,人们就会觉得很省力了,人们可以每次用很小的力量蹬脚蹬子,甚至是间隔一会再蹬脚蹬子,而自行车还能很好地向前行进。

 

类似的例子还有,比如古代守城者从墙头推下大石块来打击攻城者,大石块对攻城者和攻城器械造成严重威胁的主要原因是大石块自身的重力使之加速下坠形成的动能,大石块自由下落的距离越大,它的威力才越大。

 

人们费力地将大石块运到城墙上边摆在那里,这时候的大石块对攻城者只具有威慑作用。这些都不能直接造成对攻城者和攻城器械的严重危害,这些准备工作只是为了实现最终目标的前奏,相当于“启动摩托车的发动机”,也相当于获得了“第一桶金”。只有人们再用力推出大石块,引发大石块由于自身重力而导致的自由坠落,石块加速下行,具备了一定的速度和冲量,才能发挥出石块由于自身重力势能转变为动能而产生的威力和破坏力。

 

当然也可以将人体固定在自行车上然后骑行,但是这种方式与不固定的方式是有本质的区别的。

 

不论自行车还是摩托车,它们与人体的重力之和导致的轮胎与地面形成的摩擦力一定要大于它们输出的动力,否则就会出现“打滑”的现象。无论什么样子的轮子在路面上行进,出现打滑的现象那可是很糟糕的事情。

 

在此,我要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在中国古代就已经有了类似自行车原理的工具。现在有公认的、有明确证据的就是古代的轮桨船,这种船的船桨是象轮一样旋转的。水手们在船内用脚踏的方式给船以动力,多个水手一起用脚踏就可以使船在水面上飞速行驶。这种动力方式比用手划桨的效果要好得多,无论是速度、灵活性还是持久性。

 

在此,我主要想说明的是,在中国古代,以圆弧转换能量的方式将重力转换成动力的运输工具是早就有了的,而且不只是应用于水上行驶的船只。

 

**顺便说两句我对“共享单车”运作失败的看法:

 

首先要肯定“共享单车”的初衷是良好的,可是,由于似乎是忽略了在“共享单车”运作过程中“人”的因素(人们平均道德水准不够高),结果导致了“共享单车”的运作遭受了巨大的挫折,也可以说是失败。

 

其实,这个问题既不深奥也不复杂,而且这个问题的关键首先也并不是相关人群的平均道德水准不够高的问题。

 

那么,问题的关键在哪里呢?

 

我认为,问题的关键还是相关技术没有达到一定的水平,也就是在“生产力水平”没有达到一定水平的时候,非要实施过于超前的“生产关系”。

 

如果“共享单车”的技术水平能够实现无人驾驶,包括远程操控驾驶,甚至是人工智能驾驶,那么,“共享单车”就可以按照人们的需要出现在恰当的地点,并且根据人们需要的变化调整自己的位置,至少是可以自行回到当初的位置。

 

在现今人们道德水准的条件下,如果还想进行“共享单车”的运作,就必须先实现“共享单车”的无人驾驶,包括远程操控驾驶,甚至是人工智能驾驶。否则,再做怎样的努力都是毫无意义的,都是必然会失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