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云港山地车价格联盟

萨甘都夺冠了,你还不了解巴黎鲁贝这场比赛吗?

火力聊单车 2018-06-20 10:54:09

巴黎鲁贝是萨甘拿下的第二个五大古典赛冠军,第一个则是2016年的环弗兰德斯,那个时候他还在京科夫老爷子的车队,康塔多也还在大环赛有超强的竞争力。


作为一个古典赛车手,最向往的恐怕就是在各大古典赛上展露头角,站台甚至是夺冠更是每个古典赛车手的梦想。但是古典赛自身残酷和车手之间的竞争,注定了大多数车手都无缘最高领奖台,只能做一个万年陪跑。


有的车手年少成名,在青年组如鱼得水,屡次拿下冠军,但是在进入精英组之后却埋没在人群之中,毫无声息。


有的车手天赋异禀,在令人痛苦不堪的颠簸石头路上如履平地,你总是能在争冠集团看到他的身影,即使是博彩公司也会把他列入最热门的车手,但每次都是功亏一篑,无缘最高荣誉。


古典赛不像环法这种大环赛,每年有21个比赛日,三场大环赛加起来有63个比赛日,也就是63个可以争夺冠军的机会,每年的古典赛失败一次就得明年从头再来。



古典赛,每场比赛各有特点。


有的泥泞不堪,一不小心就会让车手的轮子陷入沙土里


有的总距离长的让人崩溃,耗尽耐力来到终点前,一抬头还有座山要爬。


有的在乡间小道上布满不规则的大石块,车手们的体力在石头路上舞蹈中被迅速消耗殆尽。


有的干脆就是全程陡坡,从头到尾都在疯狂拉扯,考验肌肉的无氧能力。


而且是作为单日赛的古典赛是一战定胜负,没得给你重来的机会,今年没有把握住机会,明年可能连争冠集团都进不去。


因为比赛类型的不同,古典赛车手大致分为两类:石头路和阿登。前者类似萨甘、二维码、坎切拉拉、布南这类;阿登则是陡坡高手的天下,比如巴尔韦德、吉尔伯特、丹马丁、阿拉菲利普。



石头路古典赛当中,最负盛名的则是根特-韦费尔海姆、E3、环弗兰德斯、巴黎鲁贝。


巴黎鲁贝和环弗兰德斯则是五大古典赛之一,前者的特点就是连续不断的颠簸大石块路,即使以10公里的速度通过也能让人颠的脱层皮,当之无愧的北方地狱(后面有陈主任视频为证)


鲁贝从1896年开始举办,从巴黎的北部出发(北方地狱由来)一直骑到比利时边境,期间只因为两次世界大战短暂停办过一段时间。


虎扑自行车论坛版主:


鲁贝有多难?看看法拉力医生怎么说,

总计51000米长的石头路面,每米的石头密度达到5到6颗,车手的双腿会就像受到25到30万次个锤子打击。


如果以40码的时速通过,意味着每秒钟10到12次锤子击中大腿,然后你的身体的每个部位都在不停震动:颈部、手腕、手臂、背部、甚至血液循环都会受到巨大的外部压力。


巴黎鲁贝最为一项历史悠久的赛事,典故诸多,比如各大品牌厂商专门针对这场比赛的装备竞赛,这恐怕也是唯一让厂商如此头疼的比赛了。


巴黎鲁贝最致命的,就是从1星到5星不同难度的石头路,像大树十字路等著名5星级石头路甚至是关键的赛点,所以如果能解决石头路上,那就等于解决了巴黎鲁贝。(文末有彩蛋)



厂家们为了尽量减少石头路对车手身体带来的冲击,想方设法的弄出各种花样来“减震”,把山地车上的避震系统移植过来也是各家研究的方向之一,比如bianchi的这台装了前后避震的“公山”。


不过后来我们都知道了,没有人再把这种大行程避震装在巴黎鲁贝的战车上,因为这些车虽然在骑石头路的时候很舒服,但是在平路上面临一个很严峻的问题:卸力。



头管那里的锁死结构

和萨甘夺冠骑得那辆鲁贝

有异曲同工之妙



总不能一到石头路就换专用车,出石头路又换一次车吧。。。


我们都知道软叉、软尾摇车在踩踏的时候会吸收不平整路面对车身的做功,但我们对车身的发力也会部分被避震结构所吸收。


以往设计的车子在石头路上可以快速前进减少体力的消耗,但是回到铺装路面上就吃大亏了。


现在的耐力车型,(比如闪电鲁贝的头管避震)即使有通过弹簧减震,行程也是极短,为了减少力量损耗,而且还加上了锁死结构,在铺装路面上就不用担心卸力的问题。



做个小征集:

不知道在你们身边有没有“巴黎鲁贝”这种难骑的石头路?

把你骑过的石头路的照片和地点发给我吧!

视频也可以,比如说像深圳二线关的“搓板路”


彩蛋:“陈主任的惨叫”


陈主任去到巴黎鲁贝比赛现场,试骑大树十字路口这段五星级石头路拍的视频,巴黎鲁贝的难度可见一斑。




火力辛苦码字,据说铁粉都已经打赏了!


关注置顶不后悔